大家赢策略论坛_同类网站: 第四四九章 都不要

    前世时没有她,小雅应是进骁勇侯府做姨娘了,看秦珏最初对这件事的态度,并没有反对,前世他应该也是如此,也就是说不会是因为小雅的事。

    难道是现在这件事?但前世沈砚娶的是赵清仪,表面上看并没有和瑞王有牵连啊。

    小雅为何会有此一劫,秦珏是知道的,他之所以没有告诉沈砚,想来是不想让沈砚闹起来,这和骁勇侯的装糊涂是异曲同工。

    以秦珏的聪明,前世除非他没有关注小雅的事,否则他一定会查出来,前世究竟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前世沈砚娶了赵清仪,纳了小雅,却还是和赵蓝娉勾搭到一起,硬生生给赵蓝娉的丈夫戴了绿帽子,这就说明他非但没有因为小雅的事而防备瑞王,反而和他们站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沈家紧握京卫、山海卫、密云卫,山东、河南和张家口的各大卫所也都是沈家的人。沈砚袭爵后,沈家虽然大不如前,但距离京城最近的几大卫所依然由沈家的人掌控。以赵极的多疑,能将京畿防守交给一个家族长达几十年,可见对沈家的信任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无论是老骁勇侯还是沈砚,对赵极都是忠心耿耿。宁王之乱后,京畿防卫增强,从山海关到保定府,都如铁桶一般。

    可当赵思死后,赵熙奉旨回京奔丧途中坠马而死,大行皇帝和唯一的正统继承人先后死得那么蹊跷,包括杨善宗在内的内阁,以及在京的几位贵勋都提出异议,要求彻查,但是做为勋贵之首又是皇亲国戚的沈砚却没有表态,他掌管京城防卫,如果他坚持,赵宥想进京城都难,更谈不上所谓的顺应天意,继承大统。

    罗锦言打死也不相信,沈砚会为了徐娘半老的赵蓝娉而对赵宥听之任之,他那样做,只有一个原因,他对这个朝廷已经没有了期望,无论如何,赵宥也是皇家血脉,他是弑君也好,篡位也罢,都是赵家自己的事,骁勇侯府随波逐流,至少还能保住富贵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罗锦言深深地叹了口气,她有些无奈地看着沈砚,目光中满是悲凉。

    沈砚心头一震,可是转瞬之间,罗锦言已经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都在查冯大太太为何会祸害亲侄女,可你想过没有,冯家做了骁勇侯府的姻亲,得益最多的就是冯家的男丁,冯大太太身为宗妇,如果不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又怎会走到这一步?”

    沈砚没想到罗锦言会旧事重提,他怔了怔,忿忿地道:”那是个毒妇,平时就常为些琐事与小雅的娘口角,待到小雅的父亲去世,她便害了小雅,让小雅娘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罗锦言默然一刻,这都是冯大太太做出的假象吧,她得罪不起背后的那个人,为了她的丈夫、儿子,以及冯家所有在军中的男丁,她不但搭上侄女的性命,搭上了自己名声,最后她也自尽了。

    罗锦言笑了笑,道:“害了小雅,就是害了骁勇侯的儿媳妇,你认为冯大太太一个内宅妇人,她敢吗?”

    沈砚无语,这一点他和秦珏也想到了,所以才会把冯家的下人们抓过来审问,可是除了冯大太太和小雅娘妯娌间有过磨擦以外,什么都没有审出来。而且就是那些口角也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并没有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罗锦言知道说到他心里去了,便道:“如果小雅没有出事,会有人到骁勇侯府提亲吗?”

    沈砚猛地一惊,那双水气氤氲的桃花眼瞪得溜圆,他的声音中是毫不掩饰的震惊:“你是说这一切全是因为我?”

    罗锦言没有说话,纤纤玉手轻轻摩搓着手炉上的花纹,不说是,也不说不是,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,宛若一幅精工细笔的仕女图。

    前世的小雅最终做了他的姨娘,成为后院女人中的一个。后花园里姹紫嫣红,看得久了,这一切的初衷便渐渐忘却,乱花渐欲迷人眼,那枝青梅最终真真正正地被遗忘在一片残红之中,若是看得开,就平心静气,为他相伴白头;若是看不开,最终落得斯人憔悴、郁郁而终。

    同样的消息,听到的时间不同,对于同一个人所产生的反应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若是小雅已经成为他的姨娘,听到这个消息,他虽然气愤,可也不过如此,小雅还在他的身边,只不过换了一个身份,这对他而言也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,佳人远走他乡,此生空留遗憾,而始作俑者还想要和他联姻,沈砚不恨死那人才怪!

    沈砚的瞳孔渐渐缩小,比女子还要精致的脸庞上满是恨意,他握紧拳头,猛的砸到暗红漆的柱子上。

    罗锦言轻蔑地哼了一声,冷冷地说道:“我才说了一句话,你就这样冲动?令尊若是像你一样,沈家早就没有了今日荣光,英宗时受到重用的勋贵还有几家?被赵极委以重任的又有几家?”

    沈砚被她质问地愣在那里,嘴角翕翕却没有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罗锦言顿了顿,干咳了一声,立刻有丫鬟捧了温热的雪梨水过来,她喝了两口,这才慢悠悠地继续说道:“你连是谁在暗中使绊子都不知道,就先自乱阵脚,拿我家的柱子撒气,难怪骁勇侯和我家大爷都把你当成孩子一样照顾着。”

    罗氏竟然这样挖苦他!

    若是往常有人敢这样说,沈砚早就一个大耳括子扇过去了,可是今天他也只是瞪瞪眼睛,就像倒干的水囊一样,没精打彩地坐在对面的美人靠上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才赌气地说道:“谁说的,我比秦玉章还大一岁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觉不妥,羊脂白玉般的脸庞上浮上一层潮红,讪讪地道:“你们都知道?只瞒着我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你为了能娶赵清仪,在家里又吵又闹的,骁勇侯就是想告诉你,也改了主意,谁知道你是不是想换个口味,真的看上赵清仪了呢?再告诉你那件事,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再说你这么任性,说不定会把这件事捅到赵极面前,赵极不想方设法削了沈家的兵权才怪。

    罗锦言微笑:“我表姐也不知道,她只知道害她的人已经自尽,她的母亲有人奉养,你会另娶名门淑女,而她也有她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小雅不用你去报仇,你就是给她报了仇,你们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沈砚又是一呆,然后忽然跳了起来,对罗锦言道:“这四个我全都不要,弟妹你先歇着,我去问问玉章。”

    罗锦言扬扬眉,你不是应该回家找你爹商量的吗?

    沈砚已经飞快地钻进秦珏的书房,雕花木门在他身后砰的关上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