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赢策略论坛_同类网站: 第五百五十二章 混战

    (错误更新)

    谭华从拜月宗外门冲关室内跑了出来,一路狂奔,回到拜月宗内门,沿途洒下了点点滴滴的鲜血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去包扎被杨栋割掉的耳朵,便向师傅佘长老的房间跑去,一边跑,一边大声叫喊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晚上,佘长老有个习惯,早睡早起身体好,每天晚上吃完饭,休息一会,昨晚修炼功课之后,没有别的特别事情,就会早早安息。

    佘长老今天觉得很奇怪,右眼老是不停地跳,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这右眼老是不停地跳啥啊?”

    于是,他随手拿起一本书,在灯下阅读。

    “师傅,不好了!”

    谭华人还没有跑到佘长老的房间,远远就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佘长老立即放下手中的书,打开房门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谭华,什么事情,如此慌慌张张的?”

    佘长老平时一贯强调自己的几个弟子要稳重,要有‘高山崩于眼前,面不变色’的定力。

    谭华早就被杨栋一剑给吓破胆了,哪里还能讲究什么气度形象?

    他几乎疯狗一般地跑到师傅面前,大叫道:

    “师傅,不好了,杨栋他,,,他,,,”

    因为惊恐过度,竟然一时卡住了。

    “镇定,慢慢说,天塌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佘长老此刻板着脸,对于弟子谭华的失态,内心很是不爽,没有一点名师高徒的风范啊,这要是在外行走,且不是丢我佘宇的脸?

    谭华深吸一口气,勉强稳定了一下惊恐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杨栋杀死了马导师,还割了我一只耳朵,他还说,明天一早来拜月宗内门,,,”

    谭华突然止住不说了,因为杨栋的原话好像是来取佘长老的狗命,他总不能原话转述吧?

    佘长老听说杨栋杀了马导师,内心极其震惊,这小子,竟然敢杀马导师?

    他竟然有能力杀死马导师?

    震惊之余,听到谭华的话语说了一半停住了,于是沉声说道:

    “杨栋说什么?一字不露转说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,‘明天一早,我来拜月宗取佘长老那王八蛋的狗命’。”

    谭华竟然真的一字不露地转述了杨栋的原话。

    佘长老气得心肝颤抖,牙齿咬得‘咯咯’只响。

    “气死老夫了,老子他/妈得非要把这小子碎尸万段不可。”

    佘长老一怒之下,竟然说了一句粗口,把站在他面前的谭华惊讶得不行,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割耳的伤痛,呆呆地望着佘长老。

    “原来师傅也是会说粗话的啊!”

    佘长老陡然之间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,脸色有些尴尬,好在夜色中,彼此看不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杨栋明天一早来拜月宗内门找我报仇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我就明天一早等他,希望他还有机会活着来内门。”

    佘长老嘿嘿一笑,他也是突然想到,杨栋在外门冲关室杀了马导师,外门几十个导师难道都是饭桶不成?

    总管刘洋难道会轻易放过杨栋?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夜晚了,干脆休息一晚,明天再去拜月宗外门,今晚就让杨栋好好享受刘洋等外门导师的“招待”吧。

    佘长老想破脑袋也想不到,杨栋竟然在杀了马导师之后,又重伤了青云会的陶司远,杀了外门第一导师鲁导师,最后还以一人之力,打败了总管刘洋等人。

    “谭华,你先回去,包扎一下伤口,放心吧,有师傅在,杨栋那个小虾米能够掀起多大的浪花?”

    佘长老仍然相信,自己摆平杨栋只是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“唉,马导师那个饭桶,我早就说过,外门的一帮导师都是混吃等死之徒。”

    谭华此刻在佘长老的安慰下,也慢慢平静下来,于是告别师傅,回到了宿舍包扎伤口,一路上,内心还在惋惜那把得而复失的魔法宝剑。

    ,,,,,,

    外门导师办公大楼内,总管刘洋和几个导师一起,坐在地上,大家谁都没有说话,屋内的气氛非常压抑。

    “刘总管,难道我们真的就这样坐在这里,坐个通宵?”

    新十队的陈老师首先沉不住气了,众人之中唯独他一人受了两处剑伤,让他很是愤怒,同时也很惶恐。

    “其实,杨栋在杀死马导师的时候,佘长老的弟子谭华就在现场,事情的起因其实就在谭华身上,听说与两村争夺狩猎领地有关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导师开始谈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杨栋放走了谭华,还让他通知佘长老,说第二天要去内门取他性命,他真有这本事吗?他难道敢挑战整个拜月宗?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放走了谭华去通风报信,那还为什么故意留住我们,不许我们离开呢?”

    大家对于杨栋的做法,一时之间想不通,觉得有些矛盾。谭华从拜月宗外门冲关室内跑了出来,一路狂奔,回到拜月宗内门,沿途洒下了点点滴滴的鲜血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去包扎被杨栋割掉的耳朵,便向师傅佘长老的房间跑去,一边跑,一边大声叫喊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晚上,佘长老有个习惯,早睡早起身体好,每天晚上吃完饭,休息一会,昨晚修炼功课之后,没有别的特别事情,就会早早安息。

    佘长老今天觉得很奇怪,右眼老是不停地跳,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这右眼老是不停地跳啥啊?”

    于是,他随手拿起一本书,在灯下阅读。

    “师傅,不好了!”

    谭华人还没有跑到佘长老的房间,远远就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佘长老立即放下手中的书,打开房门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谭华,什么事情,如此慌慌张张的?”

    佘长老平时一贯强调自己的几个弟子要稳重,要有‘高山崩于眼前,面不变色’的定力。

    谭华早就被杨栋一剑给吓破胆了,哪里还能讲究什么气度形象?

    他几乎疯狗一般地跑到师傅面前,大叫道:

    “师傅,不好了,杨栋他,,,他,,,”

    因为惊恐过度,竟然一时卡住了。

    “镇定,慢慢说,天塌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佘长老此刻板着脸,对于弟子谭华的失态,内心很是不爽,没有一点名师高徒的风范啊,这要是在外行走,且不是丢我佘宇的脸?

    谭华深吸一口气,勉强稳定了一下惊恐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杨栋杀死了马导师,还割了我一只耳朵,他还说,明天一早来拜月宗内门,,,”

    谭华突然止住不说了,因为杨栋的原话好像是来取佘长老的狗命,他总不能原话转述吧?

    佘长老听说杨栋杀了马导师,内心极其震惊,这小子,竟然敢杀马导师?

    他竟然有能力杀死马导师?

    震惊之余,听到谭华的话语说了一半停住了,于是沉声说道:

    “杨栋说什么?一字不露转说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,‘明天一早,我来拜月宗取佘长老那王八蛋的狗命’。”

    谭华竟然真的一字不露地转述了杨栋的原话。

    佘长老气得心肝颤抖,牙齿咬得‘咯咯’只响。

    “气死老夫了,老子他/妈得非要把这小子碎尸万段不可。”

    佘长老一怒之下,竟然说了一句粗口,把站在他面前的谭华惊讶得不行,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割耳的伤痛,呆呆地望着佘长老。

    “原来师傅也是会说粗话的啊!”

    佘长老陡然之间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,脸色有些尴尬,好在夜色中,彼此看不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杨栋明天一早来拜月宗内门找我报仇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我就明天一早等他,希望他还有机会活着来内门。”

    佘长老嘿嘿一笑,他也是突然想到,杨栋在外门冲关室杀了马导师,外门几十个导师难道都是饭桶不成?

    总管刘洋难道会轻易放过杨栋?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夜晚了,干脆休息一晚,明天再去拜月宗外门,今晚就让杨栋好好享受刘洋等外门导师的“招待”吧。

    佘长老想破脑袋也想不到,杨栋竟然在杀了马导师之后,又重伤了青云会的陶司远,杀了外门第一导师鲁导师,最后还以一人之力,打败了总管刘洋等人。

    “谭华,你先回去,包扎一下伤口,放心吧,有师傅在,杨栋那个小虾米能够掀起多大的浪花?”

    佘长老仍然相信,自己摆平杨栋只是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“唉,马导师那个饭桶,我早就说过,外门的一帮导师都是混吃等死之徒。”

    谭华此刻在佘长老的安慰下,也慢慢平静下来,于是告别师傅,回到了宿舍包扎伤口,一路上,内心还在惋惜那把得而复失的魔法宝剑。

    ,,,,,,

    外门导师办公大楼内,总管刘洋和几个导师一起,坐在地上,大家谁都没有说话,屋内的气氛非常压抑。

    “刘总管,难道我们真的就这样坐在这里,坐个通宵?”

    新十队的陈老师首先沉不住气了,众人之中唯独他一人受了两处剑伤,让他很是愤怒,同时也很惶恐。

    “其实,杨栋在杀死马导师的时候,佘长老的弟子谭华就在现场,事情的起因其实就在谭华身上,听说与两村争夺狩猎领地有关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导师开始谈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杨栋放走了谭华,还让他通知佘长老,说第二天要去内门取他性命,他真有这本事吗?他难道敢挑战整个拜月宗?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放走了谭华去通风报信,那还为什么故意留住我们,不许我们离开呢?”

    大家对于杨栋的做法,一时之间想不通,觉得有些矛盾。
大家赢策略论坛_同类网站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