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赢策略论坛_同类网站: 第二百四二章 刺杀

    赵凤曜心知肚明,这次敌人来势汹汹,他若是能使力,倒还能保全她们离开,偏偏中了毒。光靠他那十个暗卫,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知画在为赵凤曜按着穴位。

    有黑衣刺客已经突破重围,跃进面馆便往这边,一剑向赵凤曜直直砍来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护着的知书提气跃上桌子,抽出腰间的长剑挡去,两人瞬间交起手来。

    卓夷葭没有理会赵凤曜,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良鱼。“良鱼,过来扶着你家主子。”

    良鱼站在一旁,跟知书左右护着三人。闻言,赶紧蹲在卓夷葭旁边。

    卓夷葭将怀里的赵凤曜轻轻的抱向良鱼。转头看着跟知书打的难舍难分的黑衣刺客。

    知书的武功她知根知底,如今对面只用一人,便跟知书不分上下,心里已经想到若是多冲进来几个人……

    “赵凤曜,你好好听知画的话,外面的事有我,你莫要担心。”卓夷葭回过头,看着赵凤曜温和的说着,替他理了理凌乱的鬓发。

    虽然前世跟赵凤曜一样的年纪,可如今多活一世的卓夷葭,心里默认的,却是她为他的长辈。

    赵凤曜听到声音,用力的撑开眼睛,看向卓夷葭,张了张嘴,发现嘴里已经说不出来话了。

    卓夷葭已经起身,将手伸进黑衣里,从里面的腰间解出一把瑶琴,往门口走去。那随身的三十暗卫,若非她吩咐,只有在她有性命之忧时才会出来。卓夷葭便不再担心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知画按住他的手,“世子莫动,我要下针了。”

    赵凤曜看了看知画,目光深远,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落在卓夷葭的背影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卓夷葭走出面馆,赵凤曜一共就十个暗卫,偏偏排成的阵型让那几十个刺客进不了面馆。每死一人,阵型便快速变了。如今已经被杀了三个。能看出那七人越来越吃力。

    卓夷葭站在后头,一跃跃上墙头,瑶琴对着那些刺客里的一人,凝聚内力,一扫而去。手一动琴声便传入那人的耳里,那人顿时七窍流血,直直倒去。

    瑶琴小,方便随身携带,但又因为小,弹不出一首完整的曲子,注入内力的琴声只能入一人耳。

    对面黑衣人大惊,有十几人提气便往卓夷葭这边刺来。卓夷葭一扫瑶琴,其中一人从半空落下,依旧七窍流血。快快的扫着琴弦,飞上来的刺客不断落下。

    赵凤曜的七位暗卫大惊,可是如今他们身陷阵法,已经顾不上卓夷葭了。

    就在那十几人靠近卓夷葭之际,旁边突然有刀剑横空挡来,刀剑相撞,‘哐当’一声,震得那最快刺来的人往后退开一步。

    那十几人站在屋顶,一排站在卓夷葭面前。卓夷葭旁边一瞬间出现了许多人,这些人并未蒙面,皆是一身深褐长衣,面带肃容。

    这些不是她的暗卫!卓夷葭蹙眉转头四望,看着团团护住自己的褐衣人,京城中不可能有人来救赵凤曜和她的。

    忽然刺客袭来,身前灰衣人提剑刺去,招招致命。看着那些想树干的颜色褐色衣服,卓夷葭忽而想到三娘梅林里隐藏在梅花树后的隐卫。

    倏的恍然!她想起了,这些人大概是之前她吩咐三娘安排来保护赵凤曜的暗卫!

    既然如此,卓夷葭看着下面还与赵凤曜暗卫打的难舍难分的刺客。赵凤曜的暗卫,只剩四个了。

    “暗卫听令。”卓夷葭看着下面已经快撑不住的赵凤曜暗卫,“将这些人一个不留,全部诛杀!”

    身边暗流涌动,卓夷葭话音刚落,她的三十个暗卫便全部现身,直直往下面杀去。

    之前她不敢。不管如何,这次的事总会牵连到林玉棋、陈美媛和她。她怕真的深查起来。但如今有了她吩咐三娘的这一波暗卫,七八十个高深的暗卫,足以将这些刺客解决干净,连回去报信的,都不留。

    卓夷葭跃身而下,面馆里的那名刺客已经被进来的暗卫和知书一起杀了。

    “去,将那小二给我找出来。留活口。”卓夷葭对着身后两名暗卫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两名暗卫应声,风一般的步子掠进面馆的后面。真巧看到系着白色围裙的小二翻墙而逃的身影。两人瞬间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卓夷葭蹲在赵凤曜身边,转头看向知画,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给他扎了昏穴,已经睡过去了。”知画手里慢慢的扎着针,蒙着面巾说的话有些模糊。。

    良鱼抱着自家主子,看了看知画,又看了看卓夷葭。

    “敢问这位……少侠,我家主子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良鱼一脸担忧,他自然听出对方的女声,却不敢挑明了问。

    “回去再说,先让她施针。”卓夷葭摇摇头,如今告诉良鱼,也帮不上忙。只有等知画诊治完了,才知晓赵凤曜身子到底如何。

    外头的兵器声渐渐小了些。有人逃走,有暗卫死追上,到最后,面馆前面已经尸横遍野,血流染了好长一截巷子的路。

    卓夷葭的暗卫头领走到卓夷葭旁边,半跪下去与卓夷葭平齐,看着她,“主子,都已诛杀。”

    “可数了尸体?”卓夷葭正蹲在赵凤曜旁边,转头,将好看到暗卫头子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暗卫点点头,“一共四十七具。还有六人在逃,已经派人去追了。”

    卓夷葭转头深思,“你们一直在我旁边,从我们和世子在烟花巷相见,到入了这巷子吃面,途中,对方可有人离去?”卓夷葭如今杀人灭口,最怕的就是他们已经有人提前离去。

    “有一人离去。”那暗卫看着卓夷葭,脸色严肃,“属下自作主张,派人将他抓了起来。”说着一副甘愿受罚的姿态。

    派给卓夷葭的暗卫,不仅仅是单纯的暗卫。除了保护卓夷葭的性命,还要保护卓夷葭不被人发现身份。

    “做的好。”卓夷葭吐了一口气,看向那暗卫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北笙。”那暗卫看着卓夷葭,回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